二二八受难者遗腹女 遗憾未收父亲死亡证书

1947 年发生的二二八事件已 72 週年,当年受难者郭章垣的遗腹女郭胜华,今天透过新书发表,提及遗憾至今仍未收到父亲的死亡证书;也许永远得不到「公义」,但公道自在人心。

讲述二二八受难者、宜兰医院院长郭章垣与妻子郭林汾生命故事的新书「宜兰头城二二八:遗孀郭林汾的三国人生」,今天在高雄发表,由编者郭胜华主讲,揭露父亲遇难过程,并拿出事后多年才在坟地寻得的父亲皮带扣环,追思先人。

时任省立宜兰医院院长的郭章垣于 1947 年 3 月与另外 6 名公务人员遇害; 1947 年 10 月才出生的郭胜华说,小时候根本无从得知二二八事件始末,后来才获悉父亲等人在无审、无判之下,遭绑架、谋杀挖坑埋尸于宜兰头城妈祖庙庙埕上。

郭胜华表示,从小由母亲郭林汾独力抚养长大,自高雄医学院毕业后,结婚移民美国,并担任家庭医师;移民后获悉二二八事件与父亲死因,因而投入追溯父亲受难责任归属与海外二二八相关事务,并以母亲回忆录编着这本书。

郭林汾生于日治时代的台南州,曾就读台北第三高女,经媒妁之言与郭章垣结婚。郭胜华提及如果母亲尚在世已百岁,她早年承受丈夫早逝、家族与政治受难者遗孀的巨大压力,一生更经历日本人、台湾人、美国人的身分转换,因此出题目鼓励母亲以「我的三国誌」为题撰写回忆录,并放入「宜兰头城二二八」书中。

郭胜华忆及 1986 年曾写信给前总统蒋经国,要求提供郭章垣的死亡证明,甚至写信给前美国总统雷根,当时雷根办公室也回函关心。后来蒋经国应郭胜华要求行文警政署,但蒋经国在那不久后死亡。她十分遗憾至今仍未收到父亲的死亡证书。

郭胜华在新书序中表示,这是一本前所未有的二二八被害家庭的真实故事。是一本二二八牺牲者的遗孀与遗腹孤女,用她们的笔一字一句写下来的回忆录。也许永远得不到「公义」,但是,这本书的出版,为的是保留「历史的真」,公道自在人心。(编辑:孙承武)